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

【ニキ燐】过期酸奶

※饺子蘸尼燐酱 21:00

※1619

※介于纯情与成长,半只脚踏入成年人边缘的一场日常篇幅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冰柜货架的第三层中间偏左是折扣区,它们上层叠着一份三片的芝士,下面是优惠兑换买一赠一的其他饮品。


椎名丹希拎着购物篮驻足,三秒、还是五秒,然后取走那盒可供他食用两个早晨的酸奶。


其实它对于普通人而言,分量能满足整整一周。但丹希想的是,同事家开了间烘焙房,他能借优惠券购置便宜且美味的面包,与酸奶搭配再合适不过。


收银员的扫码器对准条形码后,她问丹希赠品可以选择糖果或者苏打水。丹希把购物篮里的商品一件件摆到柜台上,想着如果去拿苏打水还得折返回冰柜那一块。便跟工作人员笑了下,在对方递来的糖果盒里抓了三支棒棒糖。



“燐音君不喜欢那个味道吗?”丹希在煮晚饭,入秋的夜微凉,坐在客厅——他的屋子很小,吃饭与休息都是用同一块位置,统称为客厅。燐音半倒在地板上,后脑的碎发压在软垫上,像一片柔软的红色草绒。


他从喉间发出一声半死不活的叹息,单只手臂挡在脸上,另一边握住遥控器漫无目的调换频道。“吃…什么都吃,我最喜欢丹希做的饭了。”


酱汁下锅,油花滋起诱人的香味,肉沫被混合炒成熟褐色。丹希握着锅铲,他的音调起伏并不剧烈,却显得有点平淡到过分:“你昨天晚上剩饭了。跟燐音君说了许多次,如果吃不完可以交给我,绝对不能浪费食物这一点。”


大段的驳回如落雨骤然坠下,“为什么燐音君总是不遵守呢?还是说你改不掉从故乡带来的…那个什么‘君主’的习惯。我记得这个身份可以享用很多食物,多到普通人根本吃不完,所以会浪费掉。”


“……你是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吗?丹希,我做君主那会可从来没有铺张浪费过。”燐音坐起身,胳膊支在木制茶几的台面,撑起脸看向在厨房忙碌的那个灰色背影。


“但是燐音君浪费食物是事实吧,如果不给我一个解释,你饭菜的份量会被我减少噢?”丹希落下最后的审判。


燐音回想起昨夜,带着一身疲倦的他刚回到家,冰箱冷藏柜被他塞进三五支啤酒。灶台还温着小火,是他打电话点名要的奶油浓汤。他习惯性在堆满T恤和短裤的沙发上翻出遥控器,一口酒一口汤,然后在厕所淅淅沥沥吐满整个马桶。


看着碗内消失一半的食物,浓稠汤液挂在壁上,反胃感再次涌上,燐音只好端起碗走向洗手间。按住冲水键时,门口的脚步正好响起。


他绝望地想,这家伙睡觉不是一向很沉吗。手上倾斜角度没有余地了,丹希揉着惺忪的睡眼,顿时又瞪起来,在冲向燐音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


燐音一向是狡猾的生物,他沉吟许久,虽然答应过禁止在丹希烹饪时进入厨房。但重要的不是这个……他高过对方大半个头,影子笼罩下来。


“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你去不去……”好像凭空变出一条尾巴,因为情绪攀升而摇摆起来。燐音凑近对方低语。


丹希的动作有些顿住,这是哪一出……“燐音君,在赔罪吗?”


“是的是的!因为小燐音做出错误的事,让丹希伤心了。”


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,丹希想。两年前的燐音君似乎,语调被不知名的重力压得异常沉闷,如今却轻松上扬,每一刻都飘在云端一样浮躁。


不重要,没关系,毕竟燐音君嗅起来味道还是曾经那种,只是多了点火候过量余下的灰烬味。于是丹希点点头,抱有半分好奇和半分期待,“我希望那个地方会有美味的食物。”


“哈哈……如果运气适宜,绝对会有的!”


在燐音借口的信誓旦旦里,他们吃完饭,才穿上一半长款衬衫外套的丹希,就被某人仓促推出门。



二人屏息凝神紧紧盯着面前的荧幕,滚轮牌飞速翻动,燐音转动小指的素色尾戒,他看上去有些激动,像每一位在等待命运女神投掷的狂热赌徒。


丹希也凑得过近,台前只有一张高脚转椅,为了把讯息全部包含进来,他只好半弯下腰,手掌撑着膝盖。发尾坠落,扫到了燐音短袖之下那篇暴露出的肌肤。


燐音被这种令人发痒的感触唤醒了部分神思,从激动人心的情绪里剥离出来。他微侧起脸,用并不明显但余光能囊括到丹希那种角度,似乎是漫不经心开口:“如果我死了,墓碑就定制成这种样子的。”


晦气的话语从那双单薄唇瓣轻轻吐出,含着飘忽的尾音有感而发:“这样,每一位路过的人都能抽一次奖,头彩就是小燐音的人生指导。嗯……特殊奖就随机抽取一份丹希的独家烘焙配方好了!”


荧幕还在转,丹希的眼撞上燐音眸中那篇透彻蓝色。“很不错的提议,燐音君。虽然说的话也太有诅咒性质了!不过用这种方式分享配方,会有很多人感兴趣吧。”


燐音笑了下,蓝海弯成月牙,难得不带有任何演绎出来刻意到过分的表情。“那之后,小燐音的坟墓前就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了,这也是‘偶像’对吧,就算死掉了也是偶像。”


“……你最后的那句话,在问我吗?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毕竟对于偶像,只有从燐音这边才会了解到,如果这就是你认为的,那应该就是答案了。”丹希记起一些事,最近的燐音总是会冒出很多偏激想法,好像高压锅操作不当喷出无数泡沫,但盖子牢牢把崩坏的食材蕴藏在内。


燐音君,是一口快要坏掉的高压锅吗?他少见的开始思索主角并非食物相关的事,而这点丹希自己并未意识到。


滚轮速度终于迟缓下来,苹果、香蕉、黑色8号球、玩具熊的卡通贴图、数字7……一个个图标降落又上升。燐音的思绪被那边重新吸引,他喊着,但声音很轻:“来个7、来个7。”


游戏币倾巢而出,他们的四只手也装不下了。“我的7有了,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噢!哈哈,燐音大人可没有骗你,今天绝对会给丹希带来无数的美味。”


“是啊,不过游戏厅的兑换食品都是速食吧,虽然我什么都吃就是了。”丹希去捡那枚滚落到地板上的金黄色硬币,它竖着滚动,往台式机械底下的缝隙悠悠钻去。


“!进去了,这样捡不出来啊。”丹希看着那条狭小的黑色,还在思索该用什么方式解决。燐音拍了下他的肩,“一枚而已,我们还有很多。”这样说着,他好像炫耀财宝的狐狸,展露出那些无数铜臭色的光彩。


是在兴奋吧,丹希嗅到了。燐音君总是很适合,脏乱的机厅,背景音轰动耳膜,人类在这里轮回着堕落。


他好像看见,对方高瘦的影子凝成无数实质性的手,会拽着那张摆出愉悦笑颜的人,低声道完永别后掉进坟墓。


丹希又饿了,轮盘样式的墓碑在他眼前舞动,巨大空虚感抽离出所有的思虑。他伸手,像每一次取走所有物,紧紧攥着燐音的T恤领口。


“……?”燐音眼睛瞪得很大,说出话语显得无措又急促。但丹希听不见,他亲了上去,用吞噬这个词汇更合适。


硬币叮当散落满地,节奏感敲起小曲,唇瓣碰在一起后齿关割破口腔,血液的腥气蔓延开。


‘好痛。’燐音心想,他被灰色眼睫落下的阴影笼罩住,鼻梁撞上,喘息交杂。那只想推拒的手失力放下,又随着主人的心情勾起丹希发尾,他夺回主动权,用尽力气回吻。


“呃……燐音君,对不起。我刚才太饿了。”捧着在燐音看来可爱的灰扑扑脑袋的丹希,坐在自动贩售机旁,他的唇还有些肿,衣服也皱起,整个人颓靡又失意。


“丹希亲是在认错对吧!那我们之前的债就一笔勾销好了。”他笑起来,把这场欲望的摩擦简单划分为昨夜犯下的错误同罪,显得有些过分精于算计。


“可以吗!你要是能原谅我就太好了。我记得燐音君之前说,亲吻要在结婚之后,但我好像随便就夺走你的初吻了。”这反而让燐音怔愣片刻,他记起那句显得本人有着贬义意味的纯情,而对曾经笨蛋一样的自己面红耳赤起来。


似乎是急于揭过黑历史,燐音连忙接住话茬:“对对…小燐音永远会原谅丹希亲,丹希亲无论做出什么都是正确的。”


“我肯定会犯很多错,美味的食物应该在无数次失败中诞生!”丹希不满于对方的随意判断。


“那就让作为‘大人’的我给丹希解释一下,追求正确而犯下错误,但这条路就叫做‘成功’,所以我说的那句话是对的。”燐音以偏概全般敕令完毕,‘成功’地把丹希绕晕了。


“好像不是很明白…但我很喜欢支持我烹饪的燐音!”他喊出那句,不附带任何欲望的爱意,向颗蜜糖击中燐音。



他们在捧着大袋的速食回家时,丹希后一步燐音进入家门。写有椎名二字的信箱内好像塞着什么东西,怀里重量很饱和,以至于他掏钥匙的手不太方便。


铁盒被咔哒一声打开,食品挡住了视线,丹希只好半蹲下去在水泥地板上摸。手感是软壳牛皮纸,‘应该是封信…爸爸寄来的吗?不过他寄信肯定会有很多附带的食材……到底是谁呢。’


“燐音君!这里有封信,你来看一下。”被呼唤的那人半弯着腰在沙发上摸索,这次遥控器不知被放哪了,索性燐音也没有纠结,趿拉着拖鞋到门口。


“嗯?是谁寄来的。”丹希问,怀里的东西堆到鞋柜上。“燐音君?”一声声的询问敲醒了他,燐音茫然地抬起头。


而丹希看到,醒目的大红色铺开在纸上,甚至用力过度渗透了背面。——‘去死吧!’


‘啊…是那些粉丝。’丹希怔住了。


满载用于果脯的食物他放不下,手中的刃就递出去了。丹希没由来感受到一种好像源于自己的罪孽,他的心脏鼓动着不安,在与燐音这些年的磨合中,本应该麻木却倾注了情感。


他看着张扬的狐宛若淋了大雨,失落又颓然。手中无数鲜红的字像血液,快要滴下来流淌到他脚边。无形的电饭煲忽然炸开,飘出那股令人食指大动的稻香,它来源于燐音。


在燐音的眼神与丹希对上那一刻,于是黑色把他们一起笼罩了。燐音丢下手中的纸,轻飘飘地,滑到沙发底下的缝隙里,和之前那枚硬币一样被抛弃了。


‘……吃掉我吧~!变成丹希的食粮,你不是最喜欢这些吗…就算它并不美味,但聪明的丹希一定可以做得到。’燐音走向丹希。像被驯化的狐,发出呼噜噜可爱的声色,发梢也柔软,半蹭在丹希的手腕侧。


已经辨不清是谁的梦境了,拥吻的二人将房间每一个角落都填涂上粘稠。日期停止在酸奶过期的前一天,它快要腐化,摇摇欲坠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Fin.

【ニキ燐】锯齿r

※预警:尼不洁,ooc,雷,燐双杏

※wb名同lof,去wb搜索该账号后,查找文名或者cp名进行食用